您的位置: 滨州资讯网 > 游戏

武神宿命 第一百二十七章 永生?(第一更)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6:43:30

武神宿命 第一百二十七章 永生?(第一更)

第一百二十七章永生,

天以完全被流星所占据,火红一片,烧的虚空啪啪的响,不时的跌落下來一大片,异象骇人,同样的也是景象非然,那呈彗星赶月之势划破天际,划破夜空的一颗颗流星红中透着一抹星辰绿,宝石般闪闪发光,透着寒气,冰封虚空,跟火焰交织

武神宿命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永生?(第一更)

,寒气与火气向交融,那场面不可谓不震撼,不可谓不惊人,可谓平生难遇,可在这里,每月都会上演,而无人能够欣赏,得失互存吧,

越向悬崖边走进,所看到的景象也就越惊艳,冯乐丹完全痴了,活了二十多年什么时候见过这等奇景异象了,恨不得就住在这里不走了,

“走快一点嘛,要是流星雨沒了,我跟你沒完,”

看着跟在身后慢吞吞的暗,冯乐丹不满的叉着腰哼道,娇蛮的不像话,哪里还有先前的楚楚模样,

暗摸摸鼻子,自己还是太年轻了,精明的女人惹不得,又精明还会撒娇卖俏的女人都是碰不得,

这一刻他是真的顿悟了,

人生呐,或者都应该这样吧,沒有缺陷,又怎能完美,

吼,

距离悬崖百丈外时,两人的行踪就被狼族发觉,一头脊梁上有一条铁色墨发的巨狼深啸一声,眼漏凶光,口齿留涎,挂起一阵腥风血雨扑向两人,其利爪施展而來,闪烁着星辰光泽,冰冷阴森,

这是一只铁狼,

所谓铁狼,便是脊梁上的毛发颜色变为铁色,

这是一种进化的象征,类似于人类修行的武道划分一般,同等级却不同战力,

这只铁狼是通天境巅峰的妖兽,很强大,扑杀过來时,口喷垂涎,眸子射出血色精芒,那精芒化为钢针,周天三十三路向两人围拢而來,洞穿了虚空大地,

那垂涎更是不凡,充满了腐蚀神力,一路摧枯拉朽而來,又快如闪电,眨眼间就來到了冯乐丹的眼前,要将她溶解,

“韩冥救我,”

冯乐丹被吓得脸色苍白,猛地跳到暗身后,小手紧紧的抓住暗的后衣,寸步不离,好像被铁狼吓傻了一般,

暗想闪开,可是衣服被冯乐丹紧紧抓住了,虽然也可以闪开,可躲在身后的冯乐丹就倒霉了,虽然这攻击伤不了冯乐丹,但是,,,,

这是暗最后一件衣服了好吧,

來的匆忙,忘记去买几件衣服了,

暗囧,只能硬着头皮去抵挡,

他轻哼一声,手指发光,冲杀出去黑色的锋芒,那是一道道剑气,将钢针击落,随即他又大手一翻转,抓向铁狼,将它捏死在了空中,

“好了,,”

暗还沒有松口气,地面便猛烈的震动起來,血腥味分八面扑杀过來,不用暗去看就知道,他被狼族包围了,

“我好怕,你可一定要保护好我,”

冯乐丹在身后嘟着小嘴巴,柔弱的恳求,

吃人不吐骨头,

冯乐丹在场,暗不好拿出戾剑,只好空手对峙着狼族,

一眼望去,密密麻麻的至少都有上千只,而且还在不断的增加中,

吼,

它们嘶吼着,眼睛猩红一片,身躯微微趴下向前拱起,作出一副欲要进攻的动作來,

而且其中还夹杂着数不清的灵兽级别的铜色毛发的巨狼,每一只至少都有一丈多大,将这里围拢,好似一面天然的屏障,大山,不让暗逾越而出,

你们这样热情,恐怕不太好吧,

暗嘴角抽搐,不过所幸的是沒有银色毛发的巨狼出现,不然那就不好办了,

要知道,一只铜狼对应的可是融刻意志的天才,也就是暗现在这个层次,而银狼则就是领域境的存在,一只足以让他手忙脚乱,再加上天时,地利,狼合,莫约不出一刻钟,暗就得人间蒸发,成为它们的腹中餐,

“趁着银狼在吸收星辰光沒有赶來,我们,,,,”

暗转头对着冯乐丹说,可是刚开口就愣住了,

因为此时的冯乐丹正痴痴的望着百丈之外的悬崖边,天空中的流星纷纷朝着哪里陨落了过去,在距离十丈处炸來,分为纯粹的星辰光点,汇聚成真实的星河天图,旋转着,变幻无穷,时而为璀璨星空,时而化为无尽漩涡,衍化万千,超脱人间,

最后,星辰光被分成五股供给五只巨狼吸收,

暗看去,顿时心中一个哆嗦,

靠,一只金狼环做在中,四只银狼在旁,五只狼贪婪的吸收着星辰光,时时会发出一两声震荡乾坤苍穹的咆哮声,令狼族颤栗,

“哪里好漂亮耶,要是我能够到星光中感受一下多好呀,即使是死了都沒遗憾了,”冯乐丹痴痴的说道,像是自顾自,又像是对着暗说,反正是暗刚好能够听到,

那你还是一个人去死吧,

暗心中嘀咕,这小姑娘坑人的资质可不小,而且还是不带留全尸的,

“狐狸,你说那只金狼,四只银狼拖的住那四个家伙吗,”

“咳咳,小子,这事你得问我,”

狼王咳嗽一声,傲然道,一副我知道你快來问我的样子,

“你说,”

“那当然是托不住了,你也不看看那是谁的后辈,”狼王霸气十足的道,

托不住么,

暗嘴角微掀,不留痕迹的看了一眼身后两眼发光的冯乐丹,

“狐狸,我用九火突然向她下手,有沒有把握,”

暗又问向狐狸,

“有,当然有,而且还是大的惊人,你也不看看九火是什么,她一个小姑娘又是什么,哼,”狐狸不屑的哼道,

“哦,”暗一喜,追问:“那你有几成把握,”

“三成,”

狐狸伸出三根手指,得意洋洋的道:“怎么样,够大吧,喂喂,小子,你这是什么表情,就算是够大了你也不至于吓傻了吧,”

“我看未必,他最高也就有两成把握,嗯,这个还得看脸,”狼王补刀,

“小子,來强的來阴的你都不是她的对手,还是另想办法吧,这小姑娘可不是看起來的那么简单,而且你真的以为她沒有防着你吗,”狐狸道,

老祖,不带你这么损我的吧,

什么叫來硬的來阴都不是她的对手,

暗苦笑不得的摸摸鼻子,掩饰心中的尴尬,不过他并沒有放弃,而是在另寻玄机,

“好,我可以带你去哪里感受一下,不过事后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,”暗像是作出了莫大的决定般,咬牙道,

“好啊好啊,我就知道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,嘻嘻,好高兴哦,”

冯乐丹开心的不得了,又有哼曲又是拍手,不已乐呼,

“你,不会是要我,要我,那个吧,”

忽然,冯乐丹安静了下來,张大了无瑕的大眼睛看着暗,红扑扑的脸蛋泛起一抹羞红,娇嗔了暗一眼又羞愧难当的地下了噙首,左脚在地上轻轻滑动踢动着泥土,玉臂紧紧的抱住玄龟,身体,神色无一处不是透露她的紧张,

暗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來,强压着不去一把捏死这个小妖精的冲动,撇过头去,轻声道: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,不过我希望你不要后悔,现在,去不去由你,得快,星辰光无多了,”

一旦星辰光消散,金狼必定杀來,到时,恐怕就不是他们想走就能走的了,至少,那四个老家伙的留下一两个才行,

“去,好不容易來一趟,就算是你要我做你老婆我也认了,”冯乐丹不甘示弱的娇喝说道,

“狼王,委屈你的狼崽子们了,不过一会儿你得千万罩住啊,”

暗心中对天狼王说道,

如果天狼王不出手的话,他暗即使有通天的本领也不能安然而退啊,搞不好还得交代在这里,

“只是一些杂碎而已,这种角色放在老祖全盛时看都不多看一眼,就算是噬月魔狼都不行,尽管拿去杀就是,”狼王的霸气令暗深深震撼,真不愧是上古名震四方的绝世恶兽,这口气就是够劲道,

吼,

四周的巨狼蠢蠢欲动,不知是那一头突然怒吼一声,狼嚎哀天,惊动了所有,一时间,至少有着上百只巨狼跃至高空数丈,朝着暗,冯乐丹扑杀而來,

嗡,

本灿烂绚丽至极的天空瞬间被遮住,化为一片漆黑,透露着无尽杀意的漆黑,如厉鬼般,张牙舞爪的奔涌下來,慎人心魂,

暗的身体狠狠一震,同时被数百只巨狼气息锁定着,即便是他也吃不消,提醒一声小心后,周身灵力喷发,脚踝处生出一朵朵娇嫩欲滴的鲜花,而暗的身影则是渐渐黯淡下去,在鲜花的旋转下,隐入虚空,不留气息,

三步残龙第二步,飞花步,

亦是称之为虚遁,

落叶步被成为影遁,

來无影去无踪的影子,扎身入空的无机,

荒芜之意的本意是为再生,涅槃,

一次大毁灭,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重生,

这就是落叶到飞花的进阶,

而暗,悟道了这其中的奥义,一举领悟生机意志,

源源不断,生生不息,是为生命,而生机,则是取自毁灭的霎那间所存在的生机,在绝境之中逆起,在毁灭中新生,

这就是生机意志,一个可以退变成生命,长生甚至永生的无穷大道,

自然,那也是传说中的传闻,不可为真,

世上有生命,有生机,也有长生,但永生,却只存在与思维灵魂间,

即便是武道星辰也有枯竭黯淡的一日,终将走向尽头,彻底消散于空,与时间长河共存,

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导医台电话
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咨询电话
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的电话
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电话多少
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联系电话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