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滨州资讯网 > 美食

道友记 第一百一十一章 宗门乱—演武之战(五)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2:40:58

道友记 第一百一十一章 宗门乱—演武之战(五)

冯又轮一愣,不明白自己的名字好在那里,却也并不放在心上。上一轮对战,徐风刻意的油腔滑调已经落在他的眼里。

虽然叶修称冯又轮师弟,但其实他比起叶修要年长许多,只是宗门按入门早晚排序,就像徐风与十三师兄一样,冯又轮只能称呼入门较早的叶修为师兄。

冯又轮已经年近四旬,眼神里透出一种阅尽世事后的绝对平静,像无底的深渊,不论什么东西落到上面都不会有丝毫回响。下巴上的山羊胡子异常细密,被打理的整整齐齐,一丝一纹如雕刻一般,配上黑色的衣衫,给人一种古板严厉的印象。脚上是一双麻布芒鞋,平静注视着徐风,右脚向前稳稳当当的踏出一步,整个人瞬间如山岳耸峙,再也不可能退后半步。

“师弟,请赐教!”

一根打神鞭在冯又轮手中闪现。说是打神鞭,其实不是能够打神的钢鞭,更不是能够对抗神圣领域强者的法器,这只是一种讨彩的称呼。四尺多长的钢鞭被铸成方形,每一面上都有火云龙纹,隐隐有沉稳厚重的气息透出,虽然称不上神器,但也应该不是普通的凡品。

徐风感觉面前有一堵墙,一座山,纯粹的压力向自己倾来。将月白长衫的下摆一撩,右手坚定的握住背上的剑柄,真元在幽府缓缓流转,泥丸宫内神念悄然凝聚。

见识过徐风手段之后,各门弟子再不敢有所轻视。安静的演武场上,微风不起,气氛凝重。

徐风的眼中突然出现一根丈余宽的巨棍,冯又轮手中的钢鞭已经悄无声息的砸下。

如此狂猛的招式竟然毫无声息,徐风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做到的,但这让战斗更加凶险诡异。

眼中的神鞭急剧放大,如一座巍峨的大山压了过来。方圆数十丈内,地面上的碎石和尘土感应到从天而降的巨大威力,簌簌震动。

徐风神色宁静,双脚一错在震动不安的地面上呈丁字站立。看似缓慢实则极快的双手托举,横剑在头顶三尺之上。正是风雨点苍剑中唯一的守式——风定人静。

世界好像瞬间安静了下来,压下来的大山没有了,眼前冯又轮平静的眼神没有了,徐风的神念里只剩下演武场外数万道紧张的呼吸。

在安静到极点的世界里,一声沉闷的撞击轰然响起。

砸下的钢鞭是山,横在头顶的黑剑也是山,山与山相撞,天崩地裂!

轰然巨响中,以二人为中心,方圆数十丈的地面碎石崩裂,如瀑布倒飞向天空,数十丈方圆的地面生生下陷数尺。

冯又轮凌空横飞,黑色的布衣在狂乱的真元中烈烈作响,如降世的神将,左腿微曲,双手执鞭,如山海一般的真元尽数落下,压在黑剑之上。

演武场周围的弟子们震惊的看着场中僵持的二人,激荡的真元将碎石射向四周,在青光大阵的反击下又重新归于寂静。

他们没有想到冯又轮一出手就是倾尽全力的杀招。只有境界略高的弟子们知道,和玄佩佩同为天启巅峰的冯又轮一样忌惮徐风的剑法,想在三招两式间就解决战斗,不给徐风施展剑法的机会,更不会像玄佩佩一样让徐风凝聚出强大无匹的剑意。所以他毫无保留的出手,将胜败完全压在这惊天一鞭之上。

巨大的力量通过双臂闪电一般传来,过胸腔,走幽府,最终落在双腿之上!

脚上的鞋子如炮仗一样崩裂,丁字步微一下沉,脚下的青石以蛛的形状向四周裂开。徐风星眉微挑,闷哼一声,幽府内的真元如沸腾的热水,顶着全部的真元轰然上冲,死死的抵御臂腕间源源不断的巨力。

冯又轮脸色依然平静,但眼神中已经有了些许疯狂的意味,凌空下压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徐风略显苍白的脸,狂暴而出的真元把徐风脸上的肌肉摧的有点颤抖,但一双眼睛依然平静,甚至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。

冯又轮已经尽量高估自己的对手,没有想到徐风比想象中更加难缠。

化神门的弟子紧张的注视着僵持的二人,虽然轰然的响声和飞崩的碎石已经落下,但真元的比拼到此时才进入最关键的时刻,泰山压顶的一击虽然被挡下了,但也仅仅是挡下了一击,无数真元会以更加狂暴的形势袭来。

风雨点苍剑唯一的守式,风定人静,果然让人静了下来,以头顶横举的黑剑为线,筑成一道坚实的堤坝,任凭狂暴真元不停的拍打。

徐风此时撑的很苦

,感觉手腕上的骨头已经裂开,钻心的疼痛让他嘴唇颤抖,浑身发麻,好像真的举着一座大山,不敢有丝毫松懈,一旦放手,会被砸的渣都不剩。更加要命的是,这座山好像还在不断的加重。

冯又轮看似只是砸下了一鞭,只有徐风知道在狂暴一击之后的瞬间,那把四四方方稳定无比的钢鞭已经落下了数百次,因为速度太快,距离太近,看起来就像是一鞭,一轮又一轮猛烈的暴击全部砸在黑剑受力最弱的三个点上。

进退两难之间,徐风心中自嘲一笑,原来冯又轮的名字是这么个意思:神鞭悄然而出,真元一浪高过一浪,一轮猛过一轮。

徐风微微抬头就看见了冯又轮平静的面庞,也注意到他梳理齐整的鬓角不断溢出的汗水。

坚持就是胜利!只要你敢下来,老子一剑斩了你!徐风心中说道。

冯又轮好像感受到了徐风不屈的意志,短短的胡须微一颤抖,一道比之前强大无数倍的真元如开闸的洪水向黑剑轰来!

徐风心中一惊,知道决定胜败的时刻到了,把心一横,仰天发出一声长啸,让演武场周围为之一惊,奋力压榨出幽府里最后一丝真元,如长虹贯日一般尽数落在头顶的黑剑之上。

徐风已经被逼迫到山穷水尽的地步。冯又轮早已下定决心要在一招之间决出胜负,耳朵里甚至传来徐风左臂骨骼断裂的声音,本来纹丝不动的短胡,在一丝轻笑下乱了一点。

”化神门,首先修炼的是神念,而不是真元。徐风啊徐风,今日算你命大,这颗龙血丹,你是吃定了!“冯又轮心里说道,作为天启巅峰的念师,泥丸宫内滔天神念,喷涌而出。

只是他没有注意到,随着方才最后一击的落下,若有若无的黑雾如烟丝一般从剑身某处生起。

湖北白癜病医院
潮州治牛皮鲜好的医院
娄底好的白癜风医院
湖北白癜风
潮州好的性病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